未触及长久威胁两国局势的结构性问题

2019-05-22 11:24

  事实上,美国政府为了证明挑衅性贸易政策的正当,正下大功夫对中国进行抹黑。
 
  从对窃取知识产权和强迫技术转让的指控,到由国有企业策划的网络黑客,到不公平产业政策的指责,中国被指控违反《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也由此在美国舆论领域受到严重诽谤。然而,这些指控背后的证据是站不住脚的,甚至完全是误导。显然,比起承担起责任,承认美国储蓄不足是导致宏观经济失衡和多边贸易逆差的主要原因,在抹黑的描述中更容易得到安慰。
 
  讽刺之处在于,此类贸易协议即便达成,也只是看重中国承诺购买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制造的商品,由此而缩小两国间的贸易不平衡。这等于是在以双边贸易手段解决多边问题,极其愚蠢,简直是一场政治闹剧。所谓“解决方案”建立在错误的前提上,即这一“解决方案”将缓解美国制造业、工人工资面临的压力。只是要拯救美国的经济,事实远非如此。正如上文所指出的那样,双边解决方案是对贸易转移有效,但长远来看,对于美国工人和消费者却无济于事。最重要的是,单纯解决双边贸易逆差并没有触及到长久威胁两国局势的结构性问题。
 
  市场准入是至关重要,这意味着两国跨国公司在彼此市场上自由投资的机会。美国声称,中国企业对合资企业提出技术转让要求,实质上是对专利创新和知识产权的强制窃取。正如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2018年3月的301条款报告所强调的那样,这已经成为美国的典型指控,也是特朗普关税政策的基本证据——尽管USTR承认(在2018年3月19日的报告第19页)并没有直接证据支撑美国和中国合作伙伴之间签署自愿协议的合资企业迫使技术转让的指控。再一次,抹黑显然比基于事实的分析更有破坏力。
 
  双边投资协定。市场准入最好是通过双边投资协定中规定的跨境投资规则和标准的正规化来解决。美国累计签订了42个双边投资协定,中国累计签订了145个。在双边投资协定框架内,可以取消外资持股上限,使得讨论合资公司不再那么重要,有关被迫技术转让的指控也即不成其为问题了。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美国和中国花了10年时间试图谈判。由于受到特朗普关税政策的阻碍,这些谈判已经暂停。重启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将是解决棘手的技术转让问题的主要策略。
 
  跨太平洋(3.390, -0.04, -1.17%)伙伴关系。在特朗普总统任期的头几天,废除美国对TPP承诺的政治决定是个错误。这项多边协议提供了一个高质量的框架,通过跨境贸易自由化、劳工标准、知识产权规则、互联网协议和环境规范,将12个占世界GDP40%的国家连接起来。TPP将为中国遵守目前备受争议的许多结构性规范提供一个强有力的机制。虽然对特朗普总统来说,重新考虑美国的TPP战略在政治上是不可能的,但在2020年总统大选之后,这很可能是一个现实的选择。
 
  全球网络协议。中美领导人曾在2015年9月针对缓解网络间谍活动、黑客攻击和其他紧张局势方面,达成网络安全协议,但这还远远不够。与贸易冲突一样,这不是一个双边问题。美国和中国应率先打造一项全球网络协议,包括网络入侵、减少攻击目标和强有力的争端解决机制等综合指标。
 
  如今,美国和中国有发生严重冲突的可能性。自2008年以来,这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已经占据全球GDP增长的44%。如果他们没能选择正确的解决方案,或者未能就贸易冲突达成协议,那么全球经济很可能就会摇摇欲坠。问题并非不可解决,但在现今的氛围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美国政坛上下对中国进行大力抨击,这有可能将贸易战变成一场旷日持久、具备破坏性的经济冷战。现在这个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地需要政治智慧,以及一种极度缺乏的、领导者应当具备的胆量。